站內搜索
admin/20190330/5c9ebc729898f.jpg

甯鵬

腫瘤科主任

主治醫師

預約

所在科室:

腫瘤科

進入科室

甯鵬_副本.jpg

畢業于第一軍醫大學醫療系,第四軍醫大學腫瘤學碩士。原解放軍第三醫院腫瘤放療科主任,擔任西部放射治療協會委員、蘭州軍區放射治療委員會委員、北京乳腺腫瘤免疫治療專業委員會委員。發表學術論文7篇,其中發表SCI論文2篇,主編專著1部。

業務擅長:各類惡性腫瘤的規範化綜合治療,尤其在肺癌、乳腺癌、食管癌、膠質瘤等病種治療上,收治的患者中位生存期均超過文獻記載平均水平。

 

 

古語雲:“心不如佛者,不可爲醫;術不如仙者,不可爲醫”。醫務工作者,在被賦予神聖光環的同時也承載著生命的重托,就像身患腫瘤的患者,對生的渴望之強烈讓腫瘤醫生不敢有一絲懈怠。

脫下軍裝,爲了更多患者

作爲外行,一聽“腫瘤”倆字,總感覺這個科室是籠罩在哀傷中的病區“禁地”,有些距離感,有些恐懼感。帶著複雜的心情,也帶著普通大衆對腫瘤的偏見,見到了這次的采訪對象——中醫腫瘤科主任甯鵬。甯主任有著一米八的高個,很年輕,第一眼的感覺就是身板筆直,很有氣質,原來甯主任之前是一名軍人。相信在很多人眼中,軍人是充滿魅力的身份,在問及甯主任爲何放棄軍人身份時,甯主任笑著說道:“如果我說是爲了讓寶雞的腫瘤病人可以接受到更先進的放療技術,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吹牛?但事實的確如此。”甯鵬是第一軍醫大學的醫學學士,第四軍醫大學的腫瘤學碩士,他每一步成長都離不開軍隊的培養和教育。“脫下軍裝有太多的不舍,但最終做出這樣的選擇,理由也非常簡單,我想帶領我的團隊,用更好的放射設備爲腫瘤病人取得更好的治療效果。”甯主任解釋道,放療專業的發展,一靠人才,二靠設備,他曾經工作過的部隊醫院,放療設備已十分老舊,但由于體制的原因,遲遲無法更新換代。另一方面,寶雞地區的放療技術也十分落後,寶雞的腫瘤病人如果需要接受先進的放療技術,就得長途跋涉去外地治療,而放療周期又很長,一般都需要4到8周,無論是對病人還是家屬都造成了很大的負擔。就這一點而言,現在的寶雞高新人民醫院,斥巨資爲引進了一套西北地區最先進的放療設備,讓當地的腫瘤患者在家旁邊就能得到放療治療。“要知道放療設備一般都是醫院最貴的家底,往往需要數千萬甚至上億資金。”聽了甯主任的解釋,似乎懂了他什麽選擇脫下心愛的軍裝,比起軍人的榮耀身份,發揮所長挽救更多的腫瘤患者的醫學抱負似乎更加能實現社會價值。

不拿手術刀,一樣服務患者

一提起腫瘤,大家是避之不及,近年來,中國的腫瘤發病率不斷升高,已成爲威脅我國居民生命的“頭號殺手”。在傳統的認識中,手術一直是癌症治療的不二選擇,是否還有手術機會?能否切除幹淨?似乎已經稱爲癌症可否治愈的先決條件,做過外科醫生的我曾經一度也是這樣認爲。世界衛生組織于1999年發布的報告指出,45%的惡性的惡性腫瘤可以治愈,其中手術治愈22%,放療治愈18%,化療治愈5%,有70%以上的惡性腫瘤病人在整個病程中需要放射治療。近年來隨著影像醫學的發展和精准放療的普及,這個比例還在提高。放射腫瘤學的原理簡而言之就是利用正常組織和腫瘤組織對射線的生物學差異,在合理的劑量下,對腫瘤造成致死性損傷,而對正常組織僅造成致傷性損傷,在放療結束後,受傷的正常組織逐漸修複,從而保全了器官和功能。